如何理解上帝?上帝是万能的吗?如果上帝是万能的,耶稣为何不自己从十字架上走下来?为何会有地震、海啸和瘟疫?为何会有奥斯维辛?奥斯维辛之后呢?

相信每一位信徒与非信徒都会追问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并非自明的。即便在某些神学家那里,要做出令人信服的回答,也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有一个流传甚久的据称是来自无神论者的辩难,说:若果上帝是万能的,那么祂能否造出一块祂自己举不起的石头?其实这个问题提的毫无道理,因为问题里已经预设了一个肯定性的前提结论,即“上帝举不起石头”,也就是说,问题本身已经包含了对“上帝万能”的命题的否定,再以此为前提提出另外的假设,充其量只是一个语言游戏而已。

问题的结症源自人们总是以为神学语言是指称性的,与所谓的现实一一对应,可以获得经验的证实。说上帝是万能的,上帝一定是无所不能,而当灾难降临,呼告上帝之时,上帝却并未临在,于是未免生疑:上帝果真是万能的吗?如果他是万能的,却又为何对我之苦难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置之不理?也就是说,当经验未能给我们提供有效地证明,原先的所谓真理性命题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这个怀疑本身表明我们对宗教语言的特性缺乏应有的了解。

兰德尔(J.H.Randall)认为,宗教语言是非认识性的,只是一类象征,他说:“要认识到的十分重要的一点是,宗教象征同社会象征和艺术象征一样,属于这样一类象征,它们既是非表现性的,又是非认识性的。可以说,这些非认识性的象征所象征的,不是离开它们的作用也能指明的某种外部事物,而是它们自己所造成的、发挥它们的独特功能的东西。”(注:转引自希克著,何光沪译:《宗教哲学》,北京三联书店1988年版,第168页。)宗教语言虽然不具有科学知识的“事实性陈述”所具有的“字面上的真理”(the literal truth),却在人类生活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功能:唤起某种情感回应,激发人类正当的行为方式;使社会团结,激发合作精神;能传达某种特殊经验,成为分享经验的工具;更重要的是能揭示或启示出这个世界的某些隐密的方面。

无疑,兰德尔的结论为我们理解宗教语言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路。循此路径,我们自然而然地会接近另外一些象征理论,譬如保罗·蒂利希Paul Tillich和约翰·麦奎利John Macquarrie。Paul Tillich从生存论—本体论的角度提出了他的象征论,他说:如果把宗教信仰理解为一种终极关切,那么这种终极关切“一定要用象征才能表达出来,因为只有象征性语言才能表达这个终极。”他还指出,除“上帝是存在本身”这一陈述是一个非象征性陈述外,其他关于上帝的断言都是象征性的,都只能在此基础上以神学的方式给出。因此,关于上帝的种种命题就不能仅从字面上去理解。何光沪的一段话有助于我们深化对Paul Tillich象征论的认识,他说:

对关于上帝属性的传统说法并非纯客观的描述,而是表达了信仰者的生存体验。例如,说上帝“全 在”,不是说他弥漫于所有的空间,而是说他不受事实环境约束;说上帝“全能”,不是说他能够“为所欲为”,而是说他自身就是一切可能性的源泉。这些说法意指上帝是一切事实环境和可能性的终极根源,以同说话者自身受事实环境约束和能力有限的生存境况相对照。(何光沪:《蜻蜓点水》,《读书》1997年第5期)

何光沪还一个看法值得注意,他说,对“上帝全能”说做纯字面的理解,是接近于“神人同形同性论”(anthropomorphism)的误解。在理论上,基督教的有神论已脱离了神人同形同性论阶段,经过“无形上帝”说的形上学阶段,进入“上帝即存有”说的“生存论—本体论”阶段了。而在实际生活中,不少教徒和非教徒仍会持有神人同形同性论的看法,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问题。

从神人同形同性论层面理解上帝,自然倾向于拟人化,实际上是人的一种欲望与想象的投射,即将人对自身可能达到的最完美状态的构想赋予了上帝,正如丹纳《艺术哲学》所言:“希腊人竭力以美丽的人体为模范,结果竟奉为偶像,在地上颂之为英雄,在天上敬之如神明。”神明不仅在肉体上是最完美的,而且能力上拥有人类想象的极致。然而,耶稣被钉十字架的神学叙事已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耶稣不是希腊神话中的那种无所不能的神祇,中世纪以及文艺复兴时期的的宗教绘画更是直观地为我们呈现了耶稣的羸弱,一些绘画简直令人卒不忍睹,如霍尔拜因的《墓穴中的基督尸体》(1522年),就连陀思妥耶夫斯基这样伟大的思想家也倍感惊悚与震撼:“那幅画使某些人丧失信仰。”

霍尔拜因的《墓穴中的基督尸体》(1521/2年)

无论是圣经也好,还是大量的以基督之死为主题的油画作品也好,我们相信耶稣基督是肉身化的耶稣基督,他所承受的非人折磨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他的受难与死亡给热爱他追随他的人带来了无尽的悲伤与痛苦,以及彻底的绝望。当锋利的枪矛刺进耶稣的右肋,当耶稣的尸体被放进棺木埋入墓穴中,谁还相信耶稣会复活呢?可以说,耶稣的受难与死亡是人类命运的一个缩影,自然规律的无情与不可抗拒想必大多数人都不会否认。就连他的门徒也相信,世界彻底战胜了耶稣。

然而,就在人类的思维与想象停滞与终结之时,奇迹发生了!不可能成为了可能!耶稣基督复活了!门徒起初惊慌失措,未敢相信,以为看见的是耶稣的幽灵,以致耶稣必须安慰他们,向他们保证,并命令他们摸他,因为“‘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路加福音24:39)耶稣之复活不是按门徒的意愿实现的,他的门徒甚至都没有来得及作此充分的想象。耶稣之复活是上帝全能的一个表征,它完全超乎人类的智能与想象。

如果盼望奇迹发生,将不会有奇迹发生;奇迹只发生于你从来没有没有想到会有奇迹发生之时。

因此,凡是从无所不能以及类似表述的角度思考上帝的人,你应当警醒你的思考已发生偏差,其严重的后果是你将因为上帝的缺席与沉默而放弃自己对上帝的仰望。

展开全部

以下内容已过滤百度推广
  普通
  普通
  普通
  普通
  普通
  普通
  普通
  普通
  普通
< 5 6 7 8 9 11 12 13 14 >
周推荐电影 - Twitter 周推荐电影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