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警察

2017-09-17 17:05
中文名 再见警察
别名 《再见》或《再见,警察,再见》
演唱者 冯曦妤
作曲 陈光荣
《再见警察》是一首由陈光荣作曲,冯曦妤演唱的悲情的歌曲,原名《再见》或《再见,警察,再见》。歌曲以时间长度划分为:1分56秒演唱版本,2分22秒演唱版本。 

再见警察 相关问答

几年前在外面瞎搞,年轻气盛群殴,将人砍成重伤,故意伤害,6 年。既然题主问的是监狱里面的生活状况,那我就谈谈这段经历。出事后,在外面跑路半年,然后被捕,在看守所带了半年,走完程序被送往监狱服刑。刚入狱那会是很兴奋的,心理早已接受服刑事实,自然希望早一点离开看守所,因为监狱生活比看守所生活强之百倍,关于看守所的情况,在此不再多加赘述。监狱被高墙电网环绕,墙头有武警驻守,几十米一岗,真枪实弹(都这么说,没有亲身验证过)。入狱先进入监队,貌似新兵训练营的一个过度场所,经过三个月的入监队生活,再按照每个人的表现分到各个监区。在这里每个人领取属于自己的生活用品,然后背诵行为规范,学习生产知识,严格的队列队形训练。进入监狱以后并非是狱警管理每个犯人,而是犯人管理犯人,管理者被称之为「长员」,里面分工明确,,井井有条。从被捕批捕至法院下判决之间,我们被称为犯罪嫌疑人,下判决后被称为罪犯。死刑犯不会被送往监狱,直接在看守所期间就被执行了,被送往监狱的是死缓(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无期徒刑,有期徒刑三种刑期的犯人,在此解释一下,有的人认为死缓就是两年后执行死刑,这是错误的,死缓的犯人一般就死不了了,送往监狱以后两年内没有大的过失就会改判无期徒刑,再过两年没有大的过失再改判有期徒刑。有期徒刑采取挣分制度,貌似以前生产队挣工分,八十分可以减一年刑期,所以在监狱服刑期间大多数情况还是很配合的,都希望多争些分早日回归社会么,这几乎是每个劳改犯最大的愿望与目标了。以下我从几个方面分别讲一下我眼中的监狱生活:生活环境客观的讲监狱的环境还是不错的,我所在的监狱有七个监区,一至五是负责生产的,六是负责食堂超市医院,七是入监队教育科(负责狱内学习,新闻,报纸培训)跟纪检(纪检是戴红袖章检查行为规范的,有扣分权利)。每个监区在一栋楼上,又分几个分区,每个分区同楼不同层,分区又分组,每个组单独一个监舍。像是筒子楼一样,中间一条走廊两边是监室,监室统一的床单被褥枕头,被褥要叠成豆腐块,跟枕头的摆放位置都是有严格标准的,这关乎着扣罚制度,之后我会讲到,每个监室有十二张床,一个鱼缸,一个书橱,两个生活橱,几盆花,室内墙壁雪白,有专门设置的墙画排板,走廊有几个鱼缸墙壁上有广告公司做的壁画,很多盆栽植物,公用的厕所,洗刷间,图书室,长员办公室,电视房。楼层出入有专门的小岗记录,楼层之间可以互动,时间久了都熟悉了也没有那么严格,每栋楼有一个院子,有个鱼塘,有石桌,有篮球场,有若干健身器材,跟现在很多生活小区似的。从监室到监区所有设施,大到篮球架小到一条鱼,都有专门的责任人,与分值挂钩。平时除了出工,都在自己的监区里自由活动,不允许离开监区去其它地方随意走动散步什么的。生活流程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一年到头除了法定节假日都是如此),穿衣服刷牙洗脸,六点站队集体去吃饭,吃完饭回来六点半左右,抓紧打扫卫生,七点多出工,出工的走了。分区干警开始检查卫生,手拿卫生纸,带个本子预备扣分,墙壁脏了,扣!窗子脏了,扣!被子叠的有褶皱,扣!地面死角有灰尘,扣!床缝有灰尘,扣!鱼死了!扣!我们出工在外面干活,心里也是挂念着监室的,知道自己没被扣罚的嘴里会不自觉的哼起过时已久的老歌小调,被扣罚的骂骂咧咧的几天缓不过来……也不奇怪,每个人的工分一个月有二分多一点,被扣罚一次大约在 0.1 至 0.5 之间,是令人感到很痛苦的,像分区查卫生这种事几乎天天发生,除此之外,监区干警每周会查三次,监狱领导也会检查三次,更令人头疼的是监区扣罚扣分翻两倍,监狱扣罚翻三倍!干警之间的工作优劣也是与此挂钩互相评比的。站队出工衣冠不整会被纪检扣罚,在工区出入必须有联号一块(联号的作用是互相监督的,一方有大的违规行为另一方会有连带责任)。收工回来可以自由活动,看电视,打球,看书,绝对不可以躺在床上,除非有病假条,然后晚饭,自由活动完了开始上课,文盲小学的需要去教育科学习文化知识,教育科有教师,老师也是犯人;初中及以上学历的在电视房拿板凳坐好看电视,新闻、传统文化知识和生产知识等。八点半下课,自由活动,九点准备洗刷九点半点名,休息,监狱生活是没有黑夜的,长明灯,楼层里监控摄像头遍布每个角落。晚上有专门干警值班观看摄像头,走廊有小岗来回巡视,楼层之间关门后钥匙干警带走。晚上一般睡的都比较晚,睡不着的起来上个厕所,去洗刷间监控死角吸根烟,跟同样睡不着的聊聊天什么的,干警看到了也不管,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多数躺在床上聊天,看书什么的。伙食跟购物伙食还是不错的,我忘记每个人多少标准了,应该在 160 至 210 之间,因为本监狱劳动改造比较盈利,所以在伙食方面狱内还另外有生活补助,每周为一个周期,一周内几乎蔬菜不会有重复,有两顿饭分别吃鸡吃鱼,一顿米饭盖浇饭,一顿包子,馒头(白面馒头)吃饱为止,我饭量一般,一天能吃五个馒头左右,刚从看守所过来的见过一顿饭吃八个。遇到节假日还能吃鸡腿订购熟食肉类,过年统一分水饺馅,以每个监室为单位自己包水饺很是热闹。每个月以监区为单位统一购物,日用品洗化用品副食零食,一般小超市买的到的都有,除了违禁品(刀具,电子设施,通讯设施,绳索)。另外,每个犯人每个月是有收入的,一般情况与挣分挂钩,每个监区也是不同的,比较脏累的监区每一分对应的收入会相对高一点,我所在的监区大约一分对应的收入是一百,效益好的时候也能到一百好几,平时差不多都在二百多,我有过两个月收入一千一百多,所以只要不乱花,是完全可以自给自足的。我们楼层有几个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花,每年还会给家里邮寄些钱回去,当然也有问家里要钱的,情况差不多这个样子。业余生活与兴趣爱好现在监狱不同了,打造的是和谐稳定,领导管理犯人,在服刑期内不要给我捣乱,以免仕途受到影响,总之互不制造麻烦就可以,领导们上任三把火,为了把监狱打造为和谐稳定环境优雅的监狱,不惜投入大量资金,绿化,改造监狱环境,说是花园式监狱绝不为过。每个监区领导在各自监区组建各种兴趣小组,比如我们,有篮球队,军乐队,乒乓球队,羽毛球队,电子乐队,太极拳小组,书法协会,会定期从社会上找一些专业人士来狱内讲课。监狱内的生活作息非常规律,感觉与社会上学校的情况差不多,比如法定节假日非常标准,都会有休息,周日不出工,每年七月中旬至十月一日是育新文化节,这是一年中最热闹的季节,监狱会拿出很多分来组织很多活动来庆祝,监区之间的比赛有篮球比赛,羽毛球乒乓球比赛,歌咏比赛,团体操比赛。监区内部也会举行各种各样的活动,期间八月份还有电影节,晚上每个监区在院子里安装投影仪,播放一些社会上比较热映的电影,《阿凡达》《速度与激情》《敢死队》等等。有些好的电视剧也会考进来观看《北爱》《你是我的兄弟》《北京青年》《新水浒》《新三国》……很多。不喜欢看电影的可以几个人聚一块去洗刷间或厕所打牌,监室里面是不允许打牌的,也有在院子里打篮球的,在五楼练乐器的,几个要好的在一块聊天的,走廊里放着音乐,灰常热闹。感情与人性现在社会上流传捡肥皂,搞基之类的流行语,其实在监狱是一样的。监狱确实存在这种事情,我没有亲眼见过,听老人们说过谁谁谁的事情,我所在的监区有这么两个人,只是听说,到后来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时间久了不接触女性,有的人可能会把目光关注到身边的小鲜肉。每当有新犯分到监区,那些比较白净的年轻的会受到某几个人的特别关心,在我看来也仅仅如此,可能人们孤独久了是需要找一个感情寄托吧,关于实质性的问题以前可能会有,后来可能被杜绝了,狱警领导不允许这种事情存在,再说狱内想脱离联号找一个背人的死角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更何况!举报奖分!以上说了那么多监狱的环境状况,可能大家认为监狱其实也不错了,其实也有另一面,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人们愤怒的表现经常会喜欢采用武力解决,但当他们发现打架的后果是会被疯狂的扣分,甚至会关禁闭(一个禁闭相当于一年白干,无形之中增加了半年刑期,这是很不划算的事情)的时候,聪明人学会了隐忍,但矛盾不会退却。于是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疯狂的勾心斗角,小报告,表面一套背后一套。限制了手脚,开发了头脑。我在里面也处了一个很要好的老大哥,他是因诈骗巨款入狱,情商口才都很不一般,他比我早入狱几年,我俩比较投缘,曾经在挣分的道路中合作多次,早就预算能一批释放出狱,至今经常联系。那时他是长员,跟狱警处理的关系非常好,狱警会经常从外面带点好吃的给他,当然我也有份,有很多监狱没有的书籍他都可以办得到。我俩经常一起赶工到深夜,大多数时间是借做工为由去聊天看书,他会经常帮我搞到好烟,弄些好吃的来打打牙祭,走廊来回巡视的小岗也会偶尔过来借个火,尝一口。晚上稍微加个班白天就可以不用早起,这是仅属于我们的特权,夜深人静的时候听着工区夜班播放的音乐,忽近忽远,似有似无,他跟我聊他的家庭我聊我的经历,一块畅想一下出狱后的光景,也是很有感觉的。如果坐牢需要有一种精神支柱的话,那与家人的关心和女友的信件是有很大关系的!我比较好运,只有家人的关心,没有女友的骚扰,见过太多因男方入狱而收到的一封封离婚协议书,使我很难相信真正的爱情,也许你会说很多其他的理由来解释这一切,但是我想说,不需要解释,事实如此!离婚率高,分手率也不低。有个跟我一起入狱的,女友标准的一月一封信,持续了半年,突然失去联系,后来女方告诉他又找了新的男朋友。他开始精神萎靡不振,后来写信长篇大论去挽留这段感情,然并卵,他经常晚上躺在床上一遍遍的看他们以前的信件,搂着女方的照片睡觉。事隔几年他也早已出狱,我曾关注他的动态,开始是诅咒,以后是怨天尤人,现在仍旧没有走出来,现实中真的有那种非常痴情的人,他们的创伤真的很难愈合。有一位四十多岁的老大哥,当时入狱已经有八年,在外面是普普通通的老实人,因为长期被邻居欺负而失手将人打死,无期徒刑,在监狱服刑远离纷争,勤恳劳动,因为太过老实,又经常被不懂事的年轻联号欺负,他一遍遍的隐忍换来的是对方的变本加厉。直到年轻联号刑期结束,还有一个月就出狱了,联号欺负他要他干这干那,他忍了,要他买这买那,他也忍了,联号不过瘾,嘴碎扬言出狱去他家里祸害。他没忍住,趁联号睡觉,又结束了一条年轻的生命,后来狱领导保他,本来还有十二年刑期的他,又走了一边程序重新改判为无期。老婆来探望,哭着告诉他本来是能等他出来的,但是这个样子实在没有盼头,孩子也长大了,日子实在没法过。也许是爱情,也许是亲情,这样的感情走不到终点我感到很惋惜,又很无奈。后来他跟我分到一个监室,他为人木纳淳朴,有一些愚昧(在此不是贬义),仍然会有人欺负他,我经常会为他打抱不平,每次打球回来会看到水杯是打好的热水。以前在电影电视上经常会看到某主人公入狱然后屏幕一黑,十年后,会觉得很快,又或者出现监狱里的几个镜头然后几年后。真正的监狱生活却是是要一分一秒慢慢度过的。我经常坐在监区院子的石凳上,目测离狱墙外面的世界距离有四十米,而这段距离我走了三年九个月。在这不到四年的时间里改变了太多太多,抛开社会影响或人们对这段经历的看法,对我来说,我觉得是收获非常大的!在这个地方,三教九流五花八门。无论你曾经是政府高官还是庄稼汉,是社会大哥还是个体企业家,更多的还是中间层次的普通人,被强制集合在一起生活过日子,也算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了,就像是很多化学原料掺杂在一个玻璃器皿中,或多或少会产生一些化学反应吧,虽然往日风光不在了,但身份架子跟多年养成的性格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每天收工后大家自由活动,多数人会三五一群去洗刷间摆上摊子打牌,也有人去电视房看电视,我多数情况会去打球或者坐在监室看书,经常会听到电闪雷鸣般的争吵声,争吵声来自洗刷间,穿越走廊到达我的耳朵中声音依然清晰。如果你跑过去看看,会发现几个人吵的满脸通红,脖子上的青筋清晰可见,嘴上用最粗俗的语言去问候对方所有的家人,但无论怎么争吵都不会影响他们打牌的进行,更不会因此打起来。并且你会发现无论如何争吵,都不会吸引其他人前来围观,都习以为常。社会上多数人都得了一种「病」,被称为手机病,但是在这里不用担心,没有手机,更没有网络,不是偶尔没有,是一直都不会有,每个人每月允许用座机打两个电话,电话号码登记必须是直系亲属,夫妻之间也是需要结婚证证明的,对于没有结婚的男女朋友,只能写信,所有信件只能通过狱警检查看完以后才能接收,甚至有时候还是看心情的,我写过许多信件,多年后才知道,有很多信件即使内容上没有问题,也是到不了对方手中的,即使偶尔能接收,一封信从寄出去到收到回信,大约也得需要一个半月到两个月的时间。在这里 ,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另外,一个月有一次探监的机会,也是只限于直系亲属跟合法夫妻,如果仅是男女朋友关系,对不起,出去后再见吧。这里的医疗水平也很有限度,如果病情严重的话,会受到比较好的照顾,甚至还有出狱治疗的机会,如果确定治不好的话,也会及时办理保外就医,领导不希望自己负责的监区有人去世。但是如果是头疼感冒的话,就不会受到太多照顾了,记得刚入狱下监区的时候,正好年底过年,我就发烧很厉害,刚入一个陌生环境大家感情淡泊,没人会过于关心你,从卫生委员那里拿了几个不知名的药丸,我很明白这几粒药丸是很难让我退烧的,于是回去喝了一大杯热水,躺在床上盖几床厚棉被目的把汗水弄出来达到退烧的目的。在此说明一点,我平时是很少生病的,几乎从不感冒发烧,但只要是发烧就会很严重。就在我把头钻在被子里裹住自己感受汗水狂流的同时,被子外面的世界一片狂欢,走廊的音乐,嬉戏打闹声,更重要的是监室里摆上桌子开始聚会啦!没有酒他们用可乐代替,从超市定的熟食啊什么的摆上一桌子,关系好的十来个围在一起,仔细听来还挺讲究,吆喝着「祝酒词」,无非是新的一年挣更多的分什么的,喝到尽兴还会竖瓶子透一瓶可乐。有时候感觉监狱的生活并没有太多可以回忆的东西,因为里面的生活千篇一律,每天都在重复同一种生活,当这种生活成为一种习惯,就会像条件反射一样到什么时间做什么事,很少有新鲜的事情让人提起精力和兴趣,所以多数人都眼神空洞行动萎靡不振,比作行尸走肉也不为过。不过偶尔也会出现集体暴走兴奋的时刻,比如,今中午吃鸡腿!虽然总体来说伙食不错,但是那可是上千人的大锅饭,食材好又怎么样,味道很一般好吧,外面随便一个大排档做的普通小炒味道都可以轻松甩它几条街,重要的是要吃上好几年!偶尔胃口不好可不可以不吃?不吃可以,饭点也必须得去!去了坐着等着,必须得去。因为在食堂门口有纪检会抽查人数,如果扣了分可是要翻三倍的!其扣罚程度相当于十天苦力白干了。夜晚也是很棒的,由于睡觉铃声响了以后不会熄灯。一直长明灯,所以养成了躺着看书的习惯,多数情况都可以看到夜里两点左右,在这个时间段里也养成了一种特殊的技能。在此有必要提一下打呼噜的大哥们,真是犹如天神下凡,我所在的楼层有几个这样的大哥。(在此没有贬低的意思)如果他们在监室里打呼噜,你晚上睡不着跑到洗刷间死角去吸根烟,你仍会清晰地听到他们的呼噜声,他们的呼噜可以轻松的穿越监室,掠过走廊的时候还会听到回音。幸运的是,我所在的监室就有这么一位老大哥,很巧,跟我睡对头,开始的时候我想办法用其它的东西塞住耳朵,但是却没什么用,穿透力太强,把头藏在被子里也能感受到轻微的震动,所以我要佩服人类强大的适应能力!直到后来,我可以在这种环境下看书到很晚,也能一觉到天明。近四年的生活放在生命中也是不短的一段时间了,多年后的今天有几个人也是会给我留有深刻印象的。有个当兵的老大哥,身体素质特别好,入狱的时候也要三十六七了,但身体素质依然很棒,黝黑的皮肤,坚毅的面容,看上去很诚恳忠厚,因为伤害被判四年。他有一种很奇怪的病,就是很随机的毫无预料的休克,在外面的时候也有过,一年会病发几次吧,来到监狱后病情加重由一个月几次发展到一天多次,直到他被保外就医已经发展到一天十几次。如果是单纯的休克那也没什么问题,关键是休克以后自己不能呼吸!自己憋自己!但是要想醒过来只需要掐一下人中穴就可以,开始轻轻一掐就能醒来,后来要持续掐一分多钟,两年多的时间他的联号练就了一手的好指力,我曾在他昏迷时帮他掐过,明显的用的时间要比他联号久很多。他刚来的时候没人知道他的病,他跟我邻舍,有一天中午正在午休,突然听到门口的花盆被人砸碎了,以为有人打架,结果没有动静了,出去一看他趴在砸坏的花盆上,然后从此给他配备了一名寸步不离的联号!发病前他还会经常在院子里给我们打个空翻什么的,从那以后,领导嘱咐他联号,禁止他空翻,床铺也安排到下铺,上下楼走楼梯要格外注意什么的。因为他休克是很危险的事,普通人晕倒或许还可以有点余力慢慢把自己放倒,他这不同,就像突然断电一样,直接栽倒!就像一个架子歪倒一样,摔的很实!直到后来我经常会看到他栽倒的样子,在食堂排队打饭,爬楼梯,在走廊中行走,都会有他栽倒的身影。甚至有时候我在球场上打球(他喜欢看我们打球),突然余光中一个身影歪倒了,我不用细看就知道是他……我经常会跟他聊天,问他醒来以后会不会很疼,他都会认真的告诉我:会!时隔多年,不知道老大哥现在怎么样了。外面的医疗条件好,应该早就康复了吧……

以下内容已过滤百度推广

此刻的陈永仁的脸上,这是整部电影里梁朝伟表情最夸张的一幕,每一个毛孔都在扩张,如此激烈的表演被配上了十分平静的纯人声哼唱的丧曲《再见,警察》,对比很强烈,...  普通

问题描述: 为啥要带“警察”二字最佳答案: 它的原名叫《再见》或《再见,警察,再见》,这首歌曲的曲调是根据欧洲的一首天主教的宗教歌曲改编的。 女音的歌词是意大利语,内容就是“再见,警察”,...  百度知道
  单视频 站点

再见警察 专辑:背景音乐之旅·感人之声 歌手:纯音乐 分享 评论 当回忆睡在胸前 要说再见真的很伤感 只有梦依旧香甜 当蜻蜓不再飞翔 当蝴蝶不再流浪 我的心...  普通

2015年1月28日 - 再见警察-《再见警察》是陈光荣的原创音乐,根本不是网络流传的《秘密卡洛儿一尘不染》,不过又有所不同。以正视听。它的原名叫《再见》或《再见,警察,...  普通
  单视频 站点

2015年2月9日 - 电影《无间道》插曲《再见警察-goodbyepolice》指弹吉他谱_音乐_生活休闲 暂无评价|0人阅读|0次拒绝访问|表扬文档 电影《无间道》插曲《再见警察-goodbyep...  百度文库
2 3 4 5 6 7 8 9 10 >
周推荐电影 - Twitter 周推荐电影 - 微博